电话:010-6557-6541

很多早教中心开着开着就死了,很多托班开着开着就火了

来源:betway必威官网  发布时间:2017-11-02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都在当地的一家手表厂上班。

那时候国家大力发展工业和农业,很多城里人被编排到国有企业上岗务工,我的父母亲就是几千万普通城市工人的代表。

大家小区住在城北的一栋很老很老的楼里,楼道里经常被一些煤球炉子和杂物挤得水泄不通。


住在小区的大人们几乎都是我父母一个单位的工人,他们早上6点就得起床,7点就得坐单位大巴去城南的一家手表厂上班。

等到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往往已经到了晚上八九点的样子。

因为社会就业竞争压力大,父母不敢请一天假,每天都过着很紧张的日子。

那么问题来了,像大家这样的孩子在家中谁看护呢?

那时候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大家单位小区弄起来托儿所。


托儿所不是现在的幼儿园。

托儿所是专门照看孩子的地方,往往一个托儿所一到两名老师,要负责好小区30多号孩子的生活起居。

而托儿所的孩子年龄大部分在3岁以下。

基本上可以说,大家在托儿所就是被老师看管着,只要不打架不发生安全意外就可以了。

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时候托儿所的收费标准是每个月每人2元钱。

而随着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以及国有企业的改制浪潮,托儿所逐渐被排挤出市场,大家也几乎快遗忘了这三个字。

托儿所的形成是因为父母没有时间照看孩子,就把孩子“寄存”在一个地方专人看管,形成了那个年代一条独特的风景线。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的经济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国际品牌纷纷流入中国,让国人们跟上了世界的脚步。


中国的教育也滲入了不少“洋墨水”,譬如国际化大学的交流促进中国海外留学生市场,譬如职业化英语培训促进以学大、新东方为代表的K12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再譬如国际化先进的早期教育理念让中国开动了早期教育发展的“和谐号”。

早期教育,顾名思义就是对孩子进行早期的教育,而这个年龄段在中国目前主要定为0-6岁的年龄阶段,其中主要以0-3岁为主。

而幼儿教育早就纳入了国家教育改革大纲要求,所以现在基本上年满三岁的孩子都会被送往幼儿园上学,这似乎成了父母们之间的一种默契,虽然到现在国家都还没有正式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阶段,但是,很多人早就盯准了婴幼儿0-3岁的早期教育市场。

早在几年前,以玛尔比恩、必威betway官方网站金宝贝、美吉姆为代表的国际早教品牌就把根深入到中国市场,以至于这些年在中国奠定了早期教育市场的稳固基础。


而以国内品牌红黄蓝、东方爱婴为代表的国内早教品牌也不甘示弱,虽然是后起之秀,也紧随其后大步跃进,形成了以她们为代表的目前中国规模庞大的“中国特色”早期教育大市场。


行业做的人多了,往往就会乱套。

这是任何事情发展的必然结果。

早教到底教什么?怎么教?什么课程?怎么收费?……
没有一个行业标准。

因为没有标准,没有方法和经验,很多人就自己摸索着去开早教,结果很多人做着做着就把自己做死了。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我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各种早教中心转让的消息。
很多早教中心实在经营不下去就转做托班了。

这里所讲的“托班”跟文章前面提到的“托儿所”性质是一样的,但是内容已经完全不同了。

现在很多8090后的年轻父母实在不愿意全职在家里带孩子,也不愿意再把孩子交给老人们去带,避免“隔代教育”带来的伤害。

所以,她们更加愿意把孩子送到专门的托婴机构,毕竟现在的托婴机构条件相当优越,不仅能看管好孩子,负责最起码的安全,还有非常科学的早期教育课程。

我去参加过很多早教中心的托班,当然也有市场上那些专门做托婴的机构,市场确实一片火爆。

很多早教中心开不下去,做托班后反而大有市场,几个教室塞满娃娃后赚的钱至少可以撑的起每个月的房租开销和人员工资成本。

至于托班的市场服务和收费标准那就参差不齐了。

比如有些机构因为开在小区附近,市场需求量大,这时候服务就瞎搞了:环境卫生完全不顾,几间狭小的教室还塞得满满的,我看完心惊胆战,单单消防卫生就已经过不了关,更别说课程方面的服务了。

当然也有些很专业的托婴机构,譬如我去成都参观过一个上海的托婴品牌,那个环境和服务真叫牛逼。

场地不大,光环境布置就砸了上千万,请了国际上一流的设计师设计,所有的装修材料和办公教学用品全部是国外进口,老师一对一服务,形象气质个个像空姐。

只要是去参观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手机相机咔咔咔拍个不停,恨不得马上自己就去复制一家。

然而,当自己沉着下来思考后发现成本惊人,而且对市场人群有非常高的要求后,就只能傻傻地笑了。

因为市场跑火,做的人多,所有行业就乱了。

乱了怎么办?国家当然要加强管理。

其实这股对早教托班市场的监管之风早就在很多城市悄然兴起。譬如自今年1月,民办教育促进法颁布以后,上海作为中国发展最具标杆的城市就已经掀起了一场专项整治教育培训乱象的风暴。

据知情人士吐露,今年5月,上海市加大对教育培训行业全面整治的综合治理。各区的教育部门联合工商、消费、卫生等多个部门开展整治活动。凡是无证的教育培训机构一律关门停业,特别是不具备资质的托婴托班,一经查处,一律关门!

这样的风暴除了在上海掀起,在深圳、东莞以及广州等地也陆续有行动。

那时候很多早教人人心惶惶,每天惶恐不安,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被“抄家”。

这既是一种无奈,也是一个行业的悲哀。

明明市场需求,却不对外开放,也没有明确监管部门。

当然,这场风暴的背后也有些人在哈哈大笑,譬如某些坚持只开早教课程(泛指家长陪同,一节课45分钟后结束离开园所)不涉及托婴市场的人就摆谱了:有本事跟大家一起只开早教课啊!

除此以外,还要那些投资了幼儿园恨痛早教机构乱搞瞎紧张的投资人和园长们,她们是恨不得所有无证的托管机构统统死掉,这样就没人抢市场生源了。

生死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这个行业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想开betway必威官网吗?

填写信息获取资料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
开店城市:
获取加盟资料
To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